15期--2013/12/9

曼德拉因牺牲和宽容而伟大

曼德拉是公认的伟大政治家,他以非暴力方式实现了南非的种族和解,创建了各种族和谐相处的新南非。他留下的以忍让、博爱、宽容、和解与务实精神为主要内容的政治遗产,不仅泽被南非,而且惠及世界。以“曼德拉模式”化解种族冲突,已经成为不少国家和地区为之奋斗的目标。

…[详细]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逝世,全世界都在纪念这一代圣雄。然而也有媒体列出了曼德拉的另一面:曾被列为恐怖分子、左倾、治国无方等等。那么,曼德拉的伟大难道是被过度渲染?今天我们更该记住曼德拉的什么?

  • 曼德拉因牺牲和宽容而伟大2013/12/9
  • 但论摆脱奴役循环,则曼德拉式的崇高人格是关键因素2013/12/9
  • 反观奥马尔等人,虽也敢于抛头颅洒热血,却少了曼德拉的宽容,成为新奴役者2013/12/9
  • 曼德拉和上述黑人领袖的不同选择,实际上是能否自我牺牲之别2013/12/9
  • 形成对比的是,另一位黑人领袖在反抗阶段批评激进,在和解阶段倡导暴力2013/12/9
  • 论思想、论治国,曼德拉或许都有缺陷2013/12/9
  • 曼德拉抑制暴力,是认为对压迫者也不要“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2013/12/9
  • 在白人愿意和解的阶段,曼德拉又坚决展现出抑制暴力的姿态2013/12/9
  • 曼德拉的暴力与非暴力,实际上指向的都是自我牺牲

    曼德拉和上述黑人领袖的不同选择,实际上是能否自我牺牲之别

    曼德拉的暴力反抗,为自己换来的是27年牢狱之苦;而布特莱齐尽管也是个反对派,但至少到1990年时当局从未为难过他。到了和解阶段,曼德拉风头无两、一呼百应,却没有挥使大权;而布特莱齐却为了争得一席之地,哗众取宠、煽动民意。二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无论暴力还是非暴力,都付出了牺牲自我的代价——牺牲自己的自由、牺牲自己的权威;而后者相反。

    [详细]

    形成对比的是,另一位黑人领袖在反抗阶段批评激进,在和解阶段倡导暴力

    在非国大激进化后,非国大中的另一位领袖——布特莱齐非常不满,他在1972年出任夸祖鲁黑人家园首席部长后便退出了非国大,并指责非国大的“革命”倾向,甚至视非国大为恐怖组织。布特莱齐还主张通过温和改良把南非变成一个各部族自治的联邦,同时与白人政府保持合作,在全国范围内打出保守主义旗帜。

    但是到了1990年代初,布特莱齐却在黑白和解的时候变得咄咄逼人、异常强硬。这位一向指责别人有“革命”倾向的“保守主义者”到了多种族大选的前夕,却说出了这样的惊人之语:“如果这(武装起义)是领导我的人民通过急流险滩的唯一选择,那么我就选择这条路!”
    [详细]

    在白人愿意和解的阶段,曼德拉又坚决展现出抑制暴力的姿态

    到了1990年代初,曼德拉看出,虽然局势混乱,但白人确有意和解,在这种情况下选择非暴力,将迎来最终的和平。于是曼德拉转而成为非暴力的倡导者。

    1993年,被视为曼德拉接班人的“民族之矛”前参谋长哈尼在约翰内斯堡郊区的寓所附近被白人枪手暗杀,震惊了南非和全世界。全南非的黑人愤怒了,超过200万人走上街头,愤怒和仇恨一时间弥漫非洲之角。 在内乱一触即发的紧急时刻,曼德拉却不怕得罪主流民意和自己的支持者,通过国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向全体公民讲话,要求黑人民众保持平静。他强调,杀死哈尼的是白人,然而,记下了凶手的车牌并及时报警的,也是白人。曼德拉清醒地指出,“将悲痛、愤怒化为动力,向前迈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这才是拯救我们国家的唯一出路。”
    [详细]

    曼德拉的暴力与非暴力,也都体现出宽容他人

    反观奥马尔等人,虽也敢于抛头颅洒热血,却少了曼德拉的宽容,成为新奴役者

    以塔利班头目奥马尔为例,他曾痛恨军阀对当地百姓的横征暴敛,他说“我们拿起武器是为了实现和平, 将人民从‘圣战者’统治的苦海中拯救出来。”1994年春, 有一名游击队长官强奸了两名阿富汗少女。奥马尔得知这个消息后,临时招募了30多个自己学校里的学生救出了这两名阿富汗少女。奥马尔解释这么做的动机时说:“我们在和做坏事的穆斯林战斗。当有人对妇女和穷人施暴时,我们怎能袖手旁观?”。为了反抗暴政,奥马尔数次受伤,失去右眼。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正义和勇气兼备的反抗领袖,在掌权后严厉打击异己,并且几乎灭绝了民众的物质生活,建立起比他推翻的政权更残酷的统治。究其原因,这类领袖不具有宽容精神,要将“敌人”赶尽杀绝、还要将自己的理念强加于他人,从而成为新的压迫者。这类领袖没有曼德拉这样的觉悟或者说格局——“赢得自由并非仅仅要打破自身的枷锁,还要尊重及增进其他人自由的生活方式。”
    [详细]

    曼德拉抑制暴力,是认为对压迫者也不要“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设法教育所有的人,甚至包括我们的敌人。……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狱警都是魔鬼。……即使是似乎最无情的动物,有时也会有一颗宽容的心。如果触动到他们的心弦,他们也能有所改变。归根结底,巴登霍斯特并不邪恶,他的野蛮是由于野蛮的社会制度造成的。他的行为似乎是野蛮的,因为他因自己的野蛮行为而得到了奖励。”曼德拉后来回忆说:“当我从监狱走出去的时候, 是要同时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当我从监狱走出的时候,同时解放被压迫者和压迫者成为我的使命。”又说:“我为反对白人专政而战,也为反对黑人专政而战。”

    [详细]

    这样的牺牲和宽容精神,才是摆脱奴役循环的关键

    但论摆脱奴役循环,则曼德拉式的崇高人格是关键因素

    显然,甘地、曼德拉、哈维尔并不以思想和治国见长,但他们都有另一些共同的特质:个人道德操守高尚,为了反抗压迫历经磨难、坚定不移,因而成为维系人心的正义化身;而且他们有多元化的广阔胸襟,富于妥协,以宽容的感召力起到整合社会的作用。

    拥有这样特质的人,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摆脱奴役循环的关键因素。可以说,旧南非作为一个矛盾的火药桶,能赢得新生,有多种因素,但缺不了曼德拉这个因素。
    而新南非尽管困难重重、问题多多,但比起那些奴役循环的国家(如南非的邻居津巴布韦),其总体弊病又真不算什么了。
    [详细]

    论思想、论治国,曼德拉或许都有缺陷

    今人对曼德拉的批评,除了上述说他使用暴力外,还认为他思想左倾、治国无能。说曼德拉思想左倾,是因为他视一些独裁领袖为同志、战友,而且对西方很多时候并无好感。在1990年6月,当曼德拉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时,他却向欢迎的人群表示利比亚上校卡扎菲等人是“我的战友”。说曼德拉治国无能,是因为摆脱种族歧视后的新南非又生出了许多社会、经济问题。这些对曼德拉的批评,一定程度上可以成立。其实与曼德拉并列的甘地、哈维尔等“圣雄”,论思想、论治国都被人诟病。甘地思想上主张禁欲主义、治国方面反对工业化;哈维尔思想上批判西方议会政治、治国方面反对市场经济。

    [详细]

    其他开创话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