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市场动态 > 国内动态 > 公开市场连续五周零操作 银行间资金价格再攀升

公开市场连续五周零操作 银行间资金价格再攀升

2013年7月27日

来源:金融市场

银行间资金价格再度悄然攀升。

7月25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1个月内短期品种连续6天走高。7月26日,各品种利率继续走高。其中2周短期品种利率报价为4.62%,大涨36.2个基点。一时间,担忧银行间资金面紧张卷土重来的情绪挥之不去。

“回购利率尚算稳健,除了大行在其中发挥了市场稳定器作用外,还可能含有一定的管制。”某城商行交易员坦言,临近月末,资金压力有增无减,资金面紧张程度远超过短端回购利率表现。

短线资金面趋紧的另一个风向标是国债回购利率的飙升。7月25日当天,交易所隔夜回购利率一度创下14.06%月内新高,最终收盘于13.66%,涨幅高达510%!此举引发资金疯狂跟风,成交量高达2151亿,是连续低迷的上证综指成交量的近2.5倍。

此时,市场又开始呼吁央行出手,也一度冀望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理由是6月外汇占款首现负增长。但央行并不为之动容,连续五周冷眼旁观。但就在市场资金一紧再紧的时刻,央行表示货币政策“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又逢“借钱度日”

在短暂的宁静过后,银行间市场交易员又开始了紧张的借钱度日。

7月22日下午,银行间市场前台交易收市时间再现延迟。记者从上述城商行交易员处了解到,早盘还有隔夜资金融出,但很快就告罄。市场转而融入一些中长期的资金。但临近尾盘时,部分机构资金仍然紧缺,一些机构因此申请延迟交易,才令头寸得以平盘。

从资金价格来看,各期限资金价格全线上涨。涨幅最大的为3个月回购利率,上行了24个基点。

资金市场紧张局势反映到了资本市场。受资金面影响,股票价格继续低迷、债券市场两期SHIBOR浮息债也罕见地遭遇“波折”推迟发行。

正由于7月22日SHIBOR利率波动较大,市场对利率基准分歧致使原定于7月23日上午招标的5年期、7年期浮动利率金融债券,不得不推迟至16:00-16:45。中标利率也高于招标时采用的利率基准。

央行“按兵不动”的态度,更在商业银行原本紧绷的存款弦上雪上加霜。有消息称,广州某城商行紧急调整了当周发售的7天滚动保本型财产品的收益率,上调幅度接近20%。

很快该行相关人士否认“本行资金紧张造成上调”的猜测,称上调是“并非个例,各家银行这几天发行的短期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都会有一定幅度的上调”。

“钱”途堪忧的路上,大行也不例外。记者从某国有大行基层员工处了解到,每日晨会要求就是加大产品营销力度,完成总行、分行、支行分层下达的个人存款新增(含保本)季度达线目标。

月末失血效应

市场也有传闻,央行于一个月前投放的数千亿常备借贷便利(SLF)即将到期,但对部分到期品种实施了续发;并还有央行对部分银行定向逆回购的传闻亦流行于银行间市场。

除月末考核、银行分红、月末备付、财政缴税等时点因素交织再度引发资金紧俏的氛围外,从资金供给端来看也不乐观,6月财政存款环比减少1218亿元,外汇占款环比减少412亿元,今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外汇占款的持续回落已影响到央行基础货币的投放,从而加紧了市场上的流动性。央行的数据显示,前五个月的新增外汇占款分别为:6836.6亿元、2954.3亿元、2363亿元、2943.5亿元、668.62亿元,持续回落后6月则彻底结束了增长局面,出现下降。

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6月份“钱荒”现象的发生。国家信息中心世界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张茉楠进一步指出,利率市场化在心理层面上对资金面的影响也比较大,加剧了市场对流动性的悲观预期。

7月20日,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全面放开,这意味着商业银行拥有了自主定价的权力。也就是说,企业对贷款利率的上浮取决于商业银行资金面敏感程度,主要看银行的负债方,存款利率的预期。

有消息称,7月首周四大行贷款投放异于往常,大增近1700亿,存款则下降超7000亿。但正由于存款负增长势头持续,随后两周四大行新增贷款投放仅500亿左右,同期存款则继续流失约3000亿。

而张茉楠担心的是,在此背景下,市场对存款利率的预期上升,未来存款利率可能进一步上升,流动性再承压。

适度预调微调

市场呼吁央行应出手,坊间也一度冀望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而类似的“美好愿望”早在“6·20钱荒”前夜就曾有过,但央行最后却以“不作为”的态度回应市场。

“6·20钱荒”后的五周,公开市场上也始终未见“央妈”调控之手,单周到期资金高企时不重启央票,单周到期资金为零时亦不逆回购。

“这看似顺理成章的背后,依然是央行货币政策维稳偏紧的态度,与宏观经济调结构、去杠杆的整体思路亦一脉相承。”张茉楠表示,在流动性总量不缺的情况下,目前的流动性紧张仍然是结构性的。

央行的再压一压意图,正在改变着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普益财富日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第四季度和2013年第一季度,融资类产品市场占比分别为2.35%、1.78%,但受银监会“8号文”影响,二季度融资类产品发行量占比明显大幅缩水,占比仅为0.38%。

但银行的紧日子似乎才刚刚开始。“资金面紧张的状态,在过去也会时不时地遭遇,但往往过了时间点,市场就会缓一口气,慢慢恢复正常。”上述国有大行人士称,内部去杠杆化,外部美元的强势以及QE退出,使得资金出现流出预期。

“流动性承压的背景下,贷款利率放开,商业银行自主定价后存款利率比较敏感。”张茉楠担心,这可能会造成有钱的不愿意借,宁可让钱趴在账上,缺钱的银行又可能不计成本,从而推高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价格。

“到了小步释放流动性的时刻了。”北京君范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彭俊明称,未来通过观察外汇占款变化的时间纬度,通过逆回购、购买国债、降准分步有序地释放流动性。

“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的信号正在释放,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人民日报》刊文称,统筹兼顾稳增长、调结构、控通胀、防风险的关系,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和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的引导作用,对中小金融机构继续实施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增加小微企业的信贷资金来源.

关键词:  市场  银行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