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陈志武 > 对话陈志武:虚拟经济救中国

陈志武

对话陈志武:虚拟经济救中国

扭转“国进民退”趋势
《中国房地产金融》:上半年国内A股市场出现暴跌,您怎么看?
陈志武:很多业内人士都清楚,中国的银行体系、金融体系之所以这么脆弱,一方面是背后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在过去5年被推到了完全新的高度。另一方面,在政治意识形态方面,有太多往回走的迹象或者具体的往回走的措施。
这样一来,不可避免地就让企业界的个人或者企业本身对未来的进一步投资的信心越来越少。所以,在这个大背景下,政治意识形态方面往回走,同时中国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在过去5年中到了全新的高度。在这两大方面之下,大大打击了中国企业、商界对外来投资的信心和意愿。这个时候,银行体系本身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不仅仅涉及股票市场,还涉及方方面面的资本市场、金融市场。
当然,这个时候又碰到美联储明显想要慢慢结束QE政策。如果美国结束量化宽松的政策,必然意味着原来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给中国、巴西带来那么多流动性供应的这个时代就要结束。这就意味着,更多的钱将从中国或者新兴市场流出去,回流到美国甚至欧盟这些经济体。这也给中国过去几天银行和资本市场的反应提供了燃料,火上浇油。
《中国房地产金融》:中国政府该如何扑火?
陈志武:没有别的办法,短期内,当然要靠人民银行在流动性方面提供支持,实际上他们也会这样做。但是除了今天、明天、后天这些短期的关心之外,要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是对中国的经济体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包括要扭转国进民退的趋势。
最近几年中,国有经济、国有企业的势头比过去十几年都要更强。再加上地方政府作为投资者和消费者的角色,在经历了过去5年跟4万亿元有关的催化作用后,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地方政府作为投资者和消费者的角色、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在整个中国经济中的分量,这两个趋势必须要扭转,而且要停住,最好是被逆转过来。否则的话,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人民对未来的担忧、失去信心的局面将很难改变。
《中国房地产金融》:您所说的这两个趋势局面能扭转过来吗?
陈志武:那就要看新一届政府通过政治改革,约束这些地方政府、行政部门的权力。包括中央政府的很多权力如果得不到根本性的制约,那就对不起了,我们目前看到的这种风吹草动就能让银行体系、资本市场体系产生非常大的反应、动摇。从另一个意义上来看,更加动摇人们对未来经济的信心。这个局面不进行改革,不约束政府的权力,不制约国有经济强化发展的势头,我们的改革不能进行,风吹草动就会对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带来很大的震荡和实体经济的震荡。这个新的现实就很难被改变。
重点发展“虚拟经济”
《中国房地产金融》:实体经济会成为中国经济未来的新动力吗?
陈志武:实体经济本身也有很多约束,除了政府管束太死、金融支持没办法到位之外,很多企业也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像中国主要的二十四五个行业中,除了一两个行业之外,很多行业都产能过剩。
我一直说,中国最需要发展的是金融行业,即所谓的虚拟经济,而不是实体经济。但是由于中国社会刚刚走出农业社会,走入工业社会时代,所以,没有几个人能看到中国需要重点发展的,恰恰不是所谓的实体经济,尤其不是方方面面的制造业。中国更应该发展的是虚拟经济、金融经济。
因为中国的实体经济,绝大多数的行业产能过剩,投入更多的资源,产量不是更加过剩了吗?而金融的发展严重不足,这一块恰恰是需要更多强调的。金融发展严重不足的一个原因、一个证据,就是中国老百姓的储蓄、财富这么多,但是没有地方去投资。
另一方面,很多行业中,有才华的个人和有创新、创业精神的企业和人却得不到资金的支持,这就说明金融市场应该去融通资金的供应方和需求方,让双方以更低成本的方式,拿到投资交易、借贷交易。
我们的金融中介服务机构、组织也并没有起到它们应该起到的作用,之所以没有发挥它们应该发挥的作用,是因为管制、诚信环境太差了。之所以诚信环境太差了,又恰恰因为不论是在意识形态,还是在打击腐败方面,它们都只是在做表面功夫、蒙人和欺骗。
整个金融交易、虚拟经济要发展,恰恰需要很认真、很讲诚信的一个环境。否则的话,按照我以前一直在讲的一个定义:金融交易都涉及跨越不同时间、空间之间的价值交换。这就不可避免地不涉及未来。
而要针对未来和今天之间做交易的话,一个必然的前提就是:人们要能够相信别人、相信别的机构。要是没有这种信任、信誉的话,那你就不可能把整个社会所需要的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都发展出来。
《中国房地产金融》:对影子银行该如何监管?
陈志武:其实中国经济之所以面对越来越大的挑战,且这次银行间市场的危机对整个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带来的影响这么大,使得人们对实体经济的未来更加担忧。大家都在谈影子银行,所以接下来,影子银行的空间会越来越小。
相比之下,过去两三年中,中国的经济没有出现很大的问题,一方面因为银行和资本市场受到的管制是那么严、那么死,另一方面恰恰因为所谓的影子银行提供了一些存在、发展的空间。
所以中国每年几万亿元的融资中,影子银行给中国的实体经济特别是这些民营企业,提供了非常多的资金支持。
现在正规的商业银行能够放贷的都已经放完,而且是超额放贷,宽松也宽松得差不多了。而影子银行在国内最近几年的发展中提供了非常有意义、非常积极的支持。而现在,影子银行的空间也被挤掉了。说到影子银行,还要提到另一个PE行业。前些年,很多人没有完全注意到PE行业在过去五六年给中国经济提供的支持非常之大,但是PE在过去几年所引发的泡沫实在太大了,所以这几年PE行业开始进入了非常强的冷冬时期。
现在我们可以依赖的,对于缓冲资本市场发展不足、缓冲商业银行过度放贷带来压力的两个主力军:影子银行行业和PE行业,现在也没有了发挥的余地和作用。这两个行业现在都受到非常大的打击和管制,这样一来,大家向前看,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灵活性、自由,好像看不到什么了。帮助中国经济走出目前局面的力量、新动力到底在哪里,越来越看不到。
 

关键词:  陈志武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