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许小年 > 许小年:中国经济问题在于结构而非增速

许小年

许小年:中国经济问题在于结构而非增速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中国着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在瑞士达沃斯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表示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速是合理的,中国经济也将在稳定中呈现下行势头,经济增速显着放慢。

许小年认为,过去中国只关注增长不顾改革,在改革上甚至出现倒退,造成了今天两难的困境。现在民间缺乏投资机会,民众收入增长跟不上财政收入增长;决策者应该鼓励民间投资,同时要把民间消费的潜能??释放出来,以促进经济发展。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我们看到IMF今天发了一个报告,将全球经济增速下调到3.3%;另外我们也看到不少经济学家对2012年前景不是很乐观,请问您是怎么看待的?

许小年:我觉得IMF的下调还是比较合理的。欧洲的欧元和债务危机问题短期之内解决不了,实际上这不是欧元危机,最根本的是财政危机。欧洲各国政府在过去奉行凯恩斯主义,福利开支过多,超出了财政所能支持的程度,所以现在很痛苦,要削减债务、增加税收、减少福利开支,非常痛苦。所以它的财政程度短期之内不会收到明显改善的效果,欧洲的银行就要受到拖累。因为欧洲银行手里握有大量政府债权,这些政府债权一旦贬值,银行资产就要遭受损失。而银行的功能不能够恢复话,欧洲经济也不能恢复。美国经济最近出现一些复苏迹象,但是这个复苏是不是可以持续,现在还很难讲。而中国大家都已经看到了,GDP增长速度在下降,经济转型谈了这么多年老转不过去,新的经济增长点没有。IMF下调全球经济的增长的预测,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2012年中国经济呢?

许小年:中国经济刚才已经说了,最重要的问题是结构性,而不是经济增长速度。而结构性是需要进一步推进改革、进一步开放。这次主要是对内开放,开放垄断行业,开放服务业,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而这些改革触动既得利益,短期之内很难进行。中国经济恐怕是在稳定中呈现出下行的势头。

主持人:记得您之前说过,中国经济可能未来面临大幅度??下滑的局面,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判断?

许小年:我没有说过大幅度下滑,我讲的是比较显着的放慢。一个是长期以来,支持经济增长的外部需求,欧洲美国的情况都不乐观。所以外部需求应该是下降得比较大。第二增长的动力是投资,投资受到国内产能的限制,也不可能有太大的作为,所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应该是比较明显的。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我们的通胀压力还是不小,另一方面增速又面临减缓的迹象。您觉得怎么样在这种两难中前行呢?

许小年:其实没有什么两难的。之所以两难主要是因为我们过去只顾增长不顾改革,在改革上甚至倒退,造成了今天的两难。除了重新发货币、除了政府花钱,就没有其他办法来刺激经济了。你如果真正抓了改革的话,不需要政府花钱,民间有钱,消费的潜能??释放出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我们一直在说应该鼓励民间投资。

许小年:应该鼓励民资,现在民间缺乏投资机会,民众收入的增长跟不上财政增长。在收入分配上,我们大幅度向政府倾斜,而不是向老百姓倾斜。政府财政收入增速24%,GDP实际增长9%,名义增长大概是百分之十一二吧。你就按名义增长算,财政收入的增长大概是GDP的两倍。而居民收入的增长,那就落在后面了,落在财政收入很后面。所以这个收入分配是没有办法来提升消费的。

主持人:关于通胀的话题,之前IMF副总裁在参加亚洲金融[2.90 0.00%]论坛时说到,亚洲国家现在通胀已经不是主要问题,所以应该放松货币政策,您怎么看待呢?

许小年:这个观点我不太同意,你即使放货币也没有用。现在缺乏的不是资金,现在缺乏的是投资机会。你放了货币往哪投?各行各业产能过剩,你往哪投?缺乏的是投资机会,而不是资金。再有一个,现在也不敢放货币,一旦放货币,通货膨胀就有可能卷土重来。通货膨胀的官方数字我是不敢信的。真实通胀的形势可能比官方表明的要更加严重一些,这个不能掉以轻心。

主持人:今年冬季达沃斯的主题是“大转型:重塑新模式”。对于转型和这个模式,其实对于民众来说比较空洞,是比较大的词语。您是否可以讲一讲就你理解来看,这两个词的具体含义?

许小年:我认为世界经济确实都需要转型,都需要有新的模式。在欧洲,他们需要放弃过去那种无法持续的高福利开支的财政政策,要把社会福利放到一个现实的基础之上,也就是税收能支持的一个基础之上;不能够幻想只要政府花钱大家就可以享受高福利,一直这样享受下去;人们以为政府可以无限负债,但现在债务危机已经告诉欧洲人,政府负债的能力是有限的;政府可以破产,而且政府正在破产,欧洲人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你没有创造出那么多财富来,你就要享受那么高的福利,这是极其不现实的。所以欧洲需要清醒地认识它的过去,把更多的精力、资源转向如何创造财富,而不是如何分配财富,特别是如何不通过政府来分配财富。欧洲人要吸取一大教训。对中国来说也是转型。过去我们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靠低成本的土地、劳动、资金,低成本的环境,这样的增长模式是不能持续,我们也需要转型。我们转型的突破口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开展面向市场的改革,比如建立要素市场、土地市场、资金市场、劳动力市场、环境市场,也就是污染排放物的市场。我认为我们的转型应该要面向市场,如果还是靠政府,只能在传统增长模式的老路上继续走,一直到出现危机为止。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