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许小年 > 许小年:中国经济可能三次探底

许小年

许小年:中国经济可能三次探底

     许小年:为什么自改革开放来,我们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危机感?从未见过今天这样的道德沦丧,价值和信仰缺失,唯利是图,世风日下?因社会由经济、制度和观念三个子系统组成,三者彼此相互协调、相互支持,社会才能平稳运行。经过30年改革开放,经济子系统发生了重大变化,而制度和观念基本上仍是旧的。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又开始批项目,这次批的项目大多是地铁、城轨之类,资本市场也在开闸放水。冷静观察一番,还是觉得政府应对经济探底是老一套。这次财政没那么多钱了,就开始发债券,包括城投债和企业债。如果出现“三次探底”,会在什么时候,我还不确切,也许今年下半年就可以看到。

  美国经济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去杠杆化接近尾声,正在稳步复苏;欧洲最坏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会继续在债务和银行的危机中挣扎。

  美欧两大经济体的现状对中国意味着什么?自2001年以来,外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而欧洲经济长期衰退使我们对其不能寄予希望。美国经济虽然在复苏,但更多的是制造业复兴,而制造业回流意味着对中国的需求下降。

  外需不如以前,内需其实也很尴尬。内需包括两项,一是投资,二是消费,但实际上都很难靠上。当前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尚未得到解决,甚至在短期内存在愈演愈烈的趋向。

  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是长期过度投资造成的产能过剩。放眼一望,很多行业都产能过剩,不仅限于光伏,还有钢铁、有色金属、水泥、玻璃、建材、煤炭、汽车、发电设备、电力、电视、手机、空调、服装、玩具、鞋袜……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企业愿意投资扩大产能。从投资品到消费品,中国传统制造业的生产能力几乎都是世界第一,可中国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一半,人均收入比美国低得多。购买力和生产能力严重失衡,产能过剩问题日益突出。

  再来看消费。消费的基础是收入,是财富的积累。但在过去十年间,收入分配并不是朝着“藏富于民”的方向发展。中国经济改革的前15年,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不断下降;后15年则是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越来越高。在收入分配不断向政府和企业倾斜的情况下,怎么靠消费来维持增长?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从45%一路下滑到35%,消费拉动内需又怎能靠得住?

  因此,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要深刻反省,转型是大势所趋。在经济低迷期间,中央政府推出了4万亿元刺激计划。中国经济结构的问题本来就产能过剩,4万亿元投下去,使得结构性问题比以前更严重,产能过剩问题更突出。政府花钱,不能创造财富,只能在短期内推动经济好转,但不可持续。

  要确保经济持续增长,在于企业的创新和发展,而不在于政府花钱。在政府推出4万亿元政策的时候,我就预言,4万亿元之后一定是“二次探底”。如今,“二次探底”发生了,就发生在去年上半年。

  接着是政府以“二次宽松”应对,也就是业内盛传的“4万亿2.0版”,会有什么后果?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又开始批项目,这次批的项目大多是地铁、城轨之类,资本市场也在开闸放水。冷静观察一番,还是觉得政府应对经济探底是老一套。这次财政没那么多钱了,就开始发债券,包括城投债和企业债。如果出现“三次探底”,会在什么时候,我还不确切,也许今年下半年就可以看到。

  当前,经济形势之严峻要求继续推进改革。如果不改革,经济势必“三次探底”。“三次探底”之后,税收会下降,政府债务还不了,银行也会出问题,届时中国经济会面临更多的困难。

关键词:  许小年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