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许小年 > 许小年:中国经济陷入衰退根源是结构性失衡

许小年

许小年:中国经济陷入衰退根源是结构性失衡

2013第二届全球浙商高峰论坛于201391日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盛大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环境·新动力·新出路”。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先生做在本次论坛做了主题演讲,演讲主题是"政府放权与企业活力"
他表示:“在结构性衰退面前,传统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要失灵。不仅要失灵,而且会造成新的结构扭曲。我们已经看的很清楚,4万亿的刺激计划,今年是我们各个行业过剩产能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这是因为政策引起的进一步结构失衡。再增发货币,它无法进入实体经济,它进入到楼市等资产市场,结果把楼价炒起来。”
现场实录如下:
主持人:接下来将要出场的是人物呢,是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的获得者;也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他曾任职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其研究领域包括宏观经济学、金融学、过渡经济以及中国经济改革;他是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先生。他将要给我们带来的演讲主题是---"政府放权与企业活力"。掌声有请!
许小年:大家下午好!我先大概讲一下目前经济的情况,再讲一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提出这个问题,需要政府放权,需要激化企业的活力。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在我看来是处于结构性衰退之中。从今年年初开始,经济增长的速度就放缓,到最近,到78月份,似乎有所回升。于是媒体出现很多报道、舆论说是企稳。78月份的短暂反弹是因为政府再一次的启动刺激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当然,刺激的强度和所动用的资源规模那是远远非4万亿可比。目前我们面临的是结构性的衰退,到底什么是结构性衰退。
由结构失衡引起的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是什么?从表面上,我们似乎都看的清楚,是需求结构的失衡,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并不是需求的原因。在需求结构的失衡方面,我们从数据上可以很容易判断,消费过轻,投资过重。长期依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消费占GDP的比例不断的下降,而投资占GDP的比例不断的上升。这只是表面现象,这种结构的失衡引起的后果是什么?我们都知道投资是要形成生产能力,多年的投资高速增长使我们各行各业中都充满过剩产能。所谓过剩就是投资形成的生产能力大于消费需求。
我在这里想强调,上一届政府应对经济增速下滑的时候,提出的政策是拉动内需。本届政府提出的政策是拉动有效需求。不管是需求还是有效需求,实际上中国经济的问题,并不是需求不足,而是社会的供给能力超过社会的购买力而形成的产能过剩。我再强调一遍,过剩的产能,或者叫需求不足,它是相对的概念,相对于现在的生产能力而社会购买力显得不足,因此产生产能过剩。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企业不敢再投资,于是以投资驱动的传统经济增长模式就都到了尽头,再也持续不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提出的对策是用宏观的刺激性政策来应对的话,我觉得是开错了药方。开错药方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宏观的刺激性政策,无非两大类,一类叫财政政策,一类叫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在过去几年中,财政开支,特别是追加的财政开支这部分,大部分都是投资。对于这种结构性的衰退,如果你以投资创造需求来应对的话,不亦于饮鸩止渴。如果今天用财政开支应对经济增速的下滑,将会给明天带来更多的过剩产能,使结构失衡更加扭曲。所以我们说它是饮鸩止渴。我们看到的实体经济和民间,差的不是钱,少的是可以盈利的投资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政府想通过增发货币,政府想通过增加商业信用的机会,它不会刺激需求。因为企业缺的不是钱,制约投资增长的不是资金,制约投资增长的是可以盈利的投资机会。
在结构性衰退面前,传统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要失灵。不仅要失灵,而且会造成新的结构扭曲。我们已经看的很清楚,4万亿的刺激计划,今年是我们各个行业过剩产能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这是因为政策引起的进一步结构失衡。再增发货币,它无法进入实体经济,它进入到楼市等资产市场,结果把楼价炒起来。
 
在这种结构性的衰退中,传统的宏观刺激政策,它不会起到人们所设想的作用。因为结构性失衡,它的根源是在于社会购买力跟不上供应能力。而社会购买力又反映在收入的增加,居民收入的增加跟不上投资所形成的产能增长。结果表现为居民投资占GDP的比重逐年下降,从10年前的45%下降到去年的35%,下降了10个百分点。在这个背后,实际上它反映的是居民收入增长的滞后,滞后于GDP,更滞后于投资。这个问题不解决,你再通过政府发钱,银行放款创造的短期需求,也无法扭转这种下滑的局面。
我们已经看到4万亿和去年所流传的4万亿2.0,这些都是短期的。自从人为的拉起来,增长速度就一路下滑。这张图给大家显示的是发电量的增长变化率。这是外界盛传的克强指数,在这里为什么不用GDP?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不用GDP,我已经很多年不用GDP。不用GDP的话,用什么来反映经济目前的状况?克强指数是其中之一,就是发电量。
我们可以看一下发电量的变化,左边的深谷是金融危机引起的经济下滑。接着这个深谷右边出现一个高峰,这是4万亿拉动,但是4万亿不可能实现可持续的增长。自从4万亿以来,中国经济总体趋势是下滑。中间有一些上上下下的波动,只是政府撒一把钱,弄几个项目,它就好两天,接着又往下滑。在这条线的最右端,又出现一个小小的回升,这是目前媒体上所说的叫做企稳,我不认为是企稳,而仅仅是4万亿2.0的短期效应。下滑的趋势会延续下去。
克强指数之二,铁路货运总量,自从4万亿以来,指数也是下滑的,4万亿2.0也没有把铁路货运总量负增长变成正增长。给数这些数据,想说明一个观点。经济结构的问题不解决,任何刺激性政策的作用都是短期的,经济只要结构性扭曲,经济就无法进入可持续的复苏。
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差钱,而是刚刚说的,差的是投资机会。现在看到一个很尴尬的机会,在实体经济中,能投资的地方都不赚钱,能赚钱的地方都不能投资。为什么?因为政府管制、行政垄断。政府掌握过多的资源,对经济实行过度的管制,使这些潜在的投资和就业机会无法变成现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提出要应对经济的下滑,不是再一次推出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或者说是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刚才已经讲过了,这些政策都没有用,到底应该如何去应对?应该是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如何去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就要求政府从经济中退出,要求启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
现在的问题是政府掌握过度的资源,而且政府越来越多的在替代市场,在起着配置资源的作用。不仅造成资源的错配和浪费,这种错配和浪费,4万亿的后果,我们已经看的非常清楚,而且由政府配置资源,必然产生大量的寻租腐败。企业为了发展,不得不找政府,不得不和政府建立维护良好的关系。而建立维护关系是需要投入资源的,是需要投入时间和投入精力的。由政府配置资源,产生错配、产生大量的寻租腐败。最近我们看到的,不断报道出来的政府打击腐败的举措,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最近两年,中石油的腐败案,高管团队里面一出事就是一群人下马。
从根本上来讲,之所以这样的案件不断的发生,原因在于政府、国有企业手中掌握太多的资源,而且他们在使用这些资源的时候,没有社会的监督,透明度不够,公众无法行使所有者的权利。国有企业,从名义上来讲,所有公民都是它的所有者。但是公民没办法行使监督、监控的权利,给腐败者造成方便。在政府资源配置的寻租活动中,不仅使官员下马,而且扭曲全社会的激励机制,腐蚀整个社会。它对整个社会的腐蚀,企业为了拿到这些发展所需要的资源,企业为了进入所需要的发展市场,企业不得不在政府方面投入时间和精力。因此,企业关心的不是它自己的效率,企业的积极性不再是研发和创新的投入,不是通过在市场上的产品获得消费者的认同。消费者用什么认同?用钞票认同。市场选择机制是非常有效的机制,因为消费者不会因为企业跟政府的关系好,就把他的货币选票投给你。他的货币选票一定是投给性价比最好的产品,一定要投给他认为是最信得过的企业。
因此,如果我们在市场上由消费者来选择优胜企业,就会迫使企业在效率提高上下工夫,投入更多的资源进行研究与开发,用新的产品、服务、技术来赢得消费者的货币选票。但是,如果是由政府官员配置稀缺资源,企业的积极性就不在产品的创新和研发上面。政府配置资源扭曲整个社会的激励机制,使企业的竞争改变了性质。过去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它是为了讨好消费者,为了讨好消费者,它必须提高效率,提高性价比。在政府配置资源的情况下,企业之间的竞争是竞争政府关系,讨好政府官员,而不是讨好消费者,这里有本质的区别。
寻租活动不仅腐蚀企业,也腐蚀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群。社会人力资源的配置,流向了进行财富再分配的政府部门,而不是创造财富的企业。最近大学生的就业,首选是公务员。为什么都去政府机构,政府不能够创造财富,创造财富的是企业,是企业的员工,是农民。政府手中的钱都是从纳税人那里收过来的,政府是分配财富的机构,而不是创造财富的机构。现在社会的优秀人才都竞争进入财富分配的部门,而不是财富创造的部门。大家都想着在分配中如何获得更大的份额,而不是自己去创造财富,这样的社会激励,长久下去会造成财富创造的乏力和财富源泉的枯竭,最后是经济的停滞。
改革开放30年来,前十几年一直是国退民进,邓小平确定的方向,改革开放的总体方向是让市场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历届执政党的文件也多次强调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但是在现实中,我们看到相反的趋势,是国进民退。现在国进民退,由于经济陷入结构性的衰退,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因为政府不往后退,就不可能创造更多的社会投资机会。政府不往后退,就无法扭转整个社会的激励机制。政府不往后退,企业就会继续在政府关系上投入,而不是在研发上投入,不是在产品的质量、性能、成本进行投入。
具体的内容是什么?新一轮的改革开放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政府要放权,政府要退出经济,要依靠企业和个人的活力创造财富,支撑中国的经济增长。具体而言,要全面的废除审批制,审批制是计划经济的遗留物。近几年,审批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增加企业的交易成本,产生大量的腐败和寻租活动。审批制要全面的进行审理,并且废除。我们已经看到新一届政府关于审批制多次讲话,讲到能放下去的都放下去。我的理解,并不是从审批权从中央放到省,从省放到市,而是把经济活动中的权利从政府放到市场,从官员放到企业家。
打破行政垄断,开破石油、天然气、电讯、金融等垄断行业。只有打破垄断,才有新的民间资金进入这些行业,才能够涌现出新的投资机会和新的创业机会。打造行政垄断的同时,要缩小国有企业的规模,营造平等的竞争环境。现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市场上竞争是不平等的,在资金的获取上不平等,在市场进入上不平等,在法律保护上也不平等。如果不缩小国有企业的规模,按照目前的趋势进行下去,就没有平等竞争可言。没有平等竞争,就无法激发企业的活力。现在的商业模式是什么?现在的商业模式都是民营企业带一个红帽子,或者是民营企业傍一个国有大款,这是现在流行的商业模式。这不是改革开放以来想看到的现象,这是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反方向发展。
政府要开放,就要放松和解除管制。开放医疗卫生行业,教育行业、媒体行业、文化行业等行业。你只要一放开,企业家进去,它自然就会找到投资机会。现在看到这些行业中有很多投资机会,但是他进不去,这也是我们刚才讲的,凡是能投的都不赚钱,凡是赚钱的都不能投。这是行政垄断,通过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我们可以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创业机会和就业机会。改变整个社会的激励导向,迫使企业进行产品、技术、商业模式、管理的创新,而不是凭借政府关系,不是依赖政府关系去寻租。这个社会的激励机制,一定要搞对,搞不对的话,你看上去是竞争,实际上竞争的不是效率,而是竞争关系。如果在那个时候,政府不放权,继续国进民退的趋势,中国经济很有可能停滞,失去活力。创新活动让位于寻租活动,财富创造让位于财富的再分配。这个社会就要停滞了,就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井,有可能掉到中等收入陷井中。
中等收入陷井并不是说收入达到一定水平之后,一定要掉到陷井里面,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当收入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的推进制度化的改革,由于制度的僵化,使的经济停步不前,收入无法提高。中等收入陷井是一个结果,是一个现象,它的背后是什么?它的背后是整个经济缺乏活力,企业缺乏活力,创新不足,它反映的是制度层面上的问题。制度层面最大的问题是政府掌握过多的资源,对经济实行了过多的管制。
新一轮改革开放,我们现在还不能说新一轮改革开放已经吹响集结号,我们正在等待三中全会的集结号。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改革措施正在陆续推出,最近的一项改革措施,我认为是具有实质性的,近年来具有实质性的改革开放就是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几经周折之后,克服既得利益的阻力之后,由人大授权,上海成立自由贸易区。这是继2001年之后,中国加入WTO之后,我们在改革开放的路子上迈出的实质性步伐。我本人对这点感到非常的鼓舞,特别是在自由贸易区内,授权上海自贸区可以自行调整政策、法律,可以自行调整政府的审批目录。我们预期减少取消审批制的改革,从自由贸易区逐渐扩展到全国其他地区。
刚才在午饭前,曾经和媒体记者聊天的时候就讲到,既然上海可以做自由贸易区,广州为什么不可以做一个呢?我认为如果广州搞一个自由贸易区,同样具有很好的条件。广东一直是走在改革开放的前列,这次新的改革开放,广东不应该落后。将来什么时候成立广州自由贸易区,如果大家开庆祝大会,我愿意过来参与。
我们必须看到改革不会一帆风顺,就像上海自贸区这次推出的过程一样,是曲折崎岖的道路。之所以曲折是因为我们现在改革越来越多的触及到各方面的既得利益,既得利益在阻碍进一步的改革,阻碍进一步的开放。因为涉及到各方面的既得利益,这次的改革内容主要是对内开放。由于涉及到各方面的既得利益,对内开放就要动一些部门的奶酪。一方面,我们充满信心,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改革措施的出台。另外一方面,我们又要对改革的艰巨性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企业怎么办?企业要做好长期打算。
这次经济的下行不是短时期内能够结束的,我刚才已经说了,这次经济的下行,它的病根是结构性的扭曲,而结构性的扭曲是需要通过改革来矫正的。政府搞一点投资项目,银行发点钱,只能是缓和一下经济形势。但是只要结构性的改革和调整不到位,经济下行的趋势就无法扭转过来。在座都是企业家,企业怎么办?企业不要怨天尤人,企业也不要等待形势好转才做事。当务之急要备好干粮,穿好棉衣,安全过冬,生存下去。只要安全过冬,等到春天百花盛开的时候,你自然会赶上一波新的经济发展的机会。最悲惨的是什么?最悲惨的是当春天到来的时候,回头一看,发现你已经不在了,这是最悲惨的。给各位企业家的建议,就是做好长期打算,安全过冬。

关键词:  许小年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