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巴曙松 > 巴曙松谈我国银行改革新起点

巴曙松

巴曙松谈我国银行改革新起点

微观金融机构改革的重点将从股份制改造转向治理改革
利率市场化将推动银行从同质化经营走向差异化竞争
资管大竞合推动银行从单一市场创新走向跨市场创新
以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为目标、金融深化和市场化为导向的新一轮金融改革在加速推进。新一轮金融改革正在依据如下不同线索依次展开:一是围绕利率、汇率等金融市场价格要素改革。二是围绕金融市场开放推动金融机构的竞合。第一个层次是各金融子行业进入相互业务领域,跨市场、跨行业的金融创新在不断涌现,新三板、资产证券化等融资工具日益丰富;第二个层次是对内对外进一步开放金融业。三是资本项目的渐进式开放,通过资本项目可兑换顺应中国经济对外开放的新需要新要求,把握全球经济格局调整中的新机遇。
放置到当前整体金融改革的框架与路径下,银监会提出的深化银行改革的“六个原则”不仅代表着未来银行业发展与监管的重要方向,也是银行业应对金融行业改革与变局的必然选择。
上一轮金融改革的重点是围绕着修复银行资产负债表以及在此基础上的股份制改造。2002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改组为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此后的十年间,通过核销资产损失、注资、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国有商业银行先后有完成股份制改革并上市。目前80%90%的银行均已实现了股份制改造。
在股份制框架基本搭建完成之后,着重发挥内外部有效制衡机制的微观治理改革提上了日程。一是围绕股东、董事和高管职责及其相互制衡的内部公司治理,重点是以制度建设明晰其权力和责任边界,并形成有效的激烈约束机制。二是围绕着发挥市场纪律的外部信息披露,重点是形成透明、及时、具有公信力的披露机制,进而形成与内部公司治理的有效互动。两者将共同推动银行决策科学性以及经营稳健性的提高。
长期以来银行在业务模式、客户定位等经营的同质化广受诟病。事实上,在利率管制的背景下,稳定的存贷差决定了银行实现利润最大化诉求的最有效手段是做大规模,大型全国性银行基本上成为所有银行规模冲动下的战略定位。
随着近年来利率市场化进程的推进,银行差异化竞争的格局开始显现。一是客户结构分化。在利率市场进程中,传统上依赖间接融资的大客户正在加速走向直接融资市场,脱媒步伐进一步加快,促使银行的信贷支持向议价能力不强的中小微客户下沉,并从中选择与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相匹配的一类客户。
二是收入结构分化。在净利差收窄的压力下,银行将通过综合经营、交叉销售提升银行中间业务收入,致力提供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增加客户粘性和收入贡献,增强负债的稳定性。未来不同银行协同效应的发挥,以及投行业务、交易类投资业务等对利润的贡献都会呈现明显的分化格局。
三是资产负债结构差异化。在利差收窄的压力下,银行将更加重视通过精益管理创造效益,强化对业务条线、客户、产品等维度的成本和盈利分析,提供综合收益。银行将由传统以存贷款为主的管理延伸至涵盖各类非信贷资产和资金来源以及表外业务的综合性管理,动态布局和调整资产负债结构。
2012年之前,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总体上是在机构监管格局下,由各自领域的监管机构主导不同领域的分工格局。2012年以来,金融创新活动进入异常活跃的时期,形成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探索突破相结合的发展态势。原有的分业经营限制被逐步淡化、打破,加快了整个金融行业的综合经营的步伐。在市场竞争和客户多元化金融需求的促发下,银保、证保、银信等不同金融机构间的业务不断加强合作,以理财产品为代表的金融产品快速发展。就银行业而言,开展综合经营在盈利多元化的同时,也增加了新的风险因素和暴露,风险管理的关注点更加复杂。
具体而言,目前银行的跨市场创新依据复杂程度主要有三个层次
一是跨机构销售渠道共享,主要指银行为其他非银行类的金融机构代销金融产品,是一种较低层次的综合经营,应当主要防范刚性兑付导致的信誉风险。
二是跨市场业务创新,尤以理财产品为代表。与传统信贷不同,其对应的表外资产价格波动剧烈,对金融市场整体流动性敏感程度较高,加之资产负债错配程度较高,加大了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复杂程度和脆弱性,特别是流动性风险、利率风险显著上升。
三是综合经营。为了应对利率市场化的挑战,近年来银行在金融牌照上积极布局,为未来的综合经营做好准备,一些业务的协同效应初步显现。
在审慎推进综合经营和跨市场创新的过程中,应当始终关注风险隔离。首先,要有效搭建信贷业务、理财业务、代理业务以及投资等业务的“栅栏”,防止不同业务风险向信贷业务传染。应当建立机构、业务、退出之间的防火墙。其次,强化全面风险管理,建立全面的风险识别、监控和预警、管理机制。坚持并表原则,加强表内表外业务的内外并表。
 

关键词:  巴曙松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