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马光远 > 马光远:证监会挽救股市最后的尊严

马光远

马光远:证监会挽救股市最后的尊严

证监会给光大证券的乌龙指开出了中国资本市场有史以来最重的罚单,我为这个罚单喝彩。尽管在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的历史上,这样的喝彩机会并不多。
  证监会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查明了光大“乌龙指事件”的真相并迅速做出了处罚决定:证监会认定光大证券816日的异常交易构成内幕交易、信息误导、违反证券公司内控管理规定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决定光大证券处于罚款5.23亿元,对徐浩明等4个相关责任人采取终身禁入证券期货市场措施。这样的认定和重罚结果,从法律和监管角度是应该的,但笔者的确没有想到证监会会出如此的重手。在该事件发生之后,中国证监对其的定性是“我国资本市场首例极端个别事件”,言下之意,这只是一起“意外”。在很多人看来,这么一个事件,最终会和以前发生过的很多坑害投资者利益的交易一样,通过象征性的处罚,最后不了了之。然而,结果是,以史上最重的罚单给市场一个交代。
有很多人糊涂地认为光大证券很冤,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因为系统缺陷而引发的市场异动而已。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系统缺陷本身,而是在系统缺陷引发的异常波动发生之后,光大证券漠视信息披露和交易的禁忌进行的一系列所谓出于本能的“自救行为”。证监会认为,8161107分发生错误交易至1422分公告前,光大证券知悉市场异动的真正原因,公众投资者并不知情。在此情况下,光大证券本应戒绝交易,待内幕信息公开以后再合理避险。光大证券在内幕信息依法披露前即着手反向交易,进行自救,并且对外发布误导的信息,进行违规操作,很显然,这是一起赤裸裸的“非典型”内幕交易。
  在816日乌龙指事件发生之后,笔者在为光大证券的交易系统和风险控制制度的残缺叹服的同时,就呼吁有关方面一定要追究光大证券的两宗罪:一是露虚假信息披露之罪。光大证券在818日的公告中承认,8161107分交易员就通过系统监控模块发现成交金额异常,同时,接到上交所问询电话。同时还披露,在事件发生后,光大证券相关管理人员召开紧急会议。这意味着,光大证券在错误交易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事件的真相,并且在内部进行了减损处理。可是,在市场为之疯狂的10多分钟时间内,光大证券要么装聋作哑,要么对外发布错误信息误导投资者。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在各种所谓特大利好传闻的诱导下,纷纷追涨,可谓损失惨重。直到1425分,光大证券才对外发布了184个字的公告,声称是公司策略投资部门自营业务时使用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二是应光大证券的内幕交易之罪。在错误指令引发股市异动之后,光大证券一方面没有及时对外公布真相,另一方面却在进行所谓的止损操作,通过卖出EFT交易和卖出股指期货空头合约,进行减损。面对外界对其止损行为的质疑,光大证券将自救归结为“本能行为”。但这种“本能”的自救行为却是在隐瞒真相之后,悄悄的由其旗下期货公司进行的。笔者当时指出,如果不对光大的信息误导和内幕交易进行严惩,以后机构将纷纷效应,制造“意外”,操纵市场,中国资本市场将会彻底被打入万丈深渊。
  证监会的重罚,挽救了中国资本市场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众所周知,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来,上市公司丑闻频发,中介机构前仆后继,肆无忌惮充当上市公司的帮凶侵害股民的利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缺乏一套完善的治恶机制,对欺诈、操纵股市、掏空上市公司等行为不能给予严惩。股民为什么丧失信心,股市为什么欺诈频仍?举各界之力精心构建的公司治理为什么屡屡失灵,不堪一击?《公司法》、《证券法》、《刑法》等规定的惩罚威胁为什么不能有效阻吓市场的违规者?根本的原因在于违规成本太低,法律权威尽失,很少有人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就是问题的全部答案。对于一个有恶不惩,对投资者的利益不及时用法律的利器进行保护的市场,何来的信心可言?还有多少人记得,银广夏、杭萧钢构(行情股吧买卖点)、董正青等内幕交易案最后都以轻判,并且受损的投资者诉讼无门而结束。一系列标志性案件的轻判,不仅让监管层蒙羞,让中国资本市场蒙羞,更让立法和司法蒙羞,也让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心崩盘。
  就此而言,笔者希望,光大乌龙指事件的天价罚单,可以视为中国资本市场挽回投资者信心的标志性事件。一个号称为全球最大的新兴资本市场,在一个罕见的乌龙指发生之后,却发现各个系统的安全保障体系整体失灵:光大证券居然没有真正的风控体系;在异常交易发生后,交易所和监管部门居然不知道采取“断路机制”;肇事者居然可以不第一时间公布真相而且还可以隐瞒信息进行止损自救,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一切都是在监管部门第一时间知道真相之后发生的。一记乌龙指,可谓将中国资本市场所谓的确保投资者利益的安全制度体系的各种漏洞,毫不留情的戳得七零八碎,可谓惨不忍睹。光大乌龙指的确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但这个事件发生之后的众生态却真实的反映了中国股市的本质:一个炒作市,一个安全体系残缺市,一个中小投资者永远冒险而毫无保障的市场的本质。
  对光大证券的重罚无疑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次艰苦的自救,但很显然,即使是如此顶格的重罚,投资者并不买账。投资者质疑:为什么不追究上交所的失察之责,上交所在第一时间知道真相后,为什么还纵容光大进行自救,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告诉真相,为什么不采取短路机制避免对投资者的误导?上交所不作为的结果就是,816日上午让空头爆仓,下午屠杀了上午跟风追涨的多头,害死了所有的投资者。同时,鉴于光大乌龙指性质恶劣,完全应该对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信心失血的中国股市而言,治乱须用重典是监管者必须采取的策略。处罚光大只是一个开始。笔者建议,以光大乌龙指为起点,必须大幅度提高内幕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成本。不仅要完善集团诉讼等民事赔偿机制,完善市场终身禁入等行政处罚机制,更要发挥刑法的最大惩罚效应,让违法者切身体会到得不偿失。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更是一个让投资者感到绝望的话题。但对光大的重罚,可以让投资者重燃对法律的信心,对股市的信心,但这真的不容易。
  还记得2011年的时候,新浪微博曾被美国《外交政策》评为“世界上最好的造谣机器”。对此人们丝毫不觉意外:由于网民转发多过思考,而且网络是国人宣泄负面情感的地方,因此国内以新一代社交媒体为主的网络也就成为了谣言的重灾区。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笔者一直坚持国人对言论自由的曲解也是造就网络谣言和言论暴力的主要原因,即只知道可以随便说,却不知道每个人要为自己所说过的话负责。而越是言论自由的国家,关于言论的规定就越严,因为言论不当而进行法律处罚的也就越多。
  比如美国的《史密斯法案》就规定,不得以言论宣传鼓动“意图颠覆、破坏政府”。在墨西哥,由于在Twitter上散播儿童被绑架的谣言并引发恐慌,散发谣言者被起诉30年的监禁;在英国,著名喜剧演员艾伦?戴维斯只是因为在Twitter上转发了一条不实消息而被起诉;在一向嘲笑朝鲜言论封闭和宣称自己言论自由的韩国,一名男子被指在Twitter上转发了十余条内容敏感的正面宣传朝鲜的微博而被判处了十个月缓刑,因为韩国国家安全法明确禁止了任何形式对朝鲜的赞扬和美化。
  因此笔者非常赞成警方启动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这对一扫当前网络的乌烟瘴气,树立良好的网络风气提供了司法保障。但是随着打击行动的展开,一些地方基层警方略显小题大做的行动却引发了人们的争论。
  最为典型的便是河北省清河县一女子网上发帖“听说娄庄发生命案了,有谁知道真相吗?”而被行政拘留一事。而广州警方也发布了“打击谣言必须依法,要严防扩大化。若人人噤若寒蝉,相视以目,显然是噩梦”的言论,这对于其他一些地区的做法相当于公开批评。
  而在现在的网络上,“造谣被抓”已经成为了人们娱乐的一大内容。正是因为我们没有明确的一个底线,我们每天都要说很多的谎言,但是人们不知道这其中哪句话是可能被处罚的谣言,哪句话又是无伤大雅的玩笑。
  笔者认为,由于各地的网络情况不同,以及警方对于尺度的认识也不同,我们有必要明确打击谣言的基本底线,甚至可以法律的形式以统一标准。而这样不但能更好的指导各地警方在规则下开展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防止矫枉过正,和立功心切导致重判的情况发生,也能给予人们一个明确的遵守准则,了解自己言行的边界,防止不自觉越线违法的发生。
  而这一底线应有以下几个内容:
 
  其一是对社会危害性的认定。传播多大范围算社会危害性?引起了怎样的后果算社会危害性?如果一个人声称将有地震发生,引发了恐慌,严重影响到了当地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那么自然算作社会危害;但如果他是声称明天有雨,引起的结果是很多人带上了不必要的雨伞,我们又当如何界定呢?这都需要我们明确。
  其二是对故意性的认定。做了坏事的网民永远是被分成两种人的:一种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一种是不明真相的人。我们对此也需要认定,分清楚当事人究竟是前者,明知言论为谣言,甚至自己就是谣言的炮制者并传播的人,还是道听途说,没有辨别能力或盲目相信而进行传播的人。对于后者来说,笔者认为教育应是主要手段,惩罚应为辅。
  其三是对其企图的认定。炮制并传播谣言的人,其目的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增加粉丝数量;还是为了盈利;抑或是干脆是抱着反动敌对态度在煽动社会。其惩罚力度都应当是不同的,严重的可以起诉其危害国家安全罪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轻的不过是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罚款拘留而已。
  证监会给光大证券的乌龙指开出了中国资本市场有史以来最重的罚单,我为这个罚单喝彩。尽管在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的历史上,这样的喝彩机会并不多。
  证监会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查明了光大“乌龙指事件”的真相并迅速做出了处罚决定:证监会认定光大证券816日的异常交易构成内幕交易、信息误导、违反证券公司内控管理规定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决定光大证券处于罚款5.23亿元,对徐浩明等4个相关责任人采取终身禁入证券期货市场措施。这样的认定和重罚结果,从法律和监管角度是应该的,但笔者的确没有想到证监会会出如此的重手。在该事件发生之后,中国证监对其的定性是“我国资本市场首例极端个别事件”,言下之意,这只是一起“意外”。在很多人看来,这么一个事件,最终会和以前发生过的很多坑害投资者利益的交易一样,通过象征性的处罚,最后不了了之。然而,结果是,以史上最重的罚单给市场一个交代。
  有很多人糊涂地认为光大证券很冤,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因为系统缺陷而引发的市场异动而已。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系统缺陷本身,而是在系统缺陷引发的异常波动发生之后,光大证券漠视信息披露和交易的禁忌进行的一系列所谓出于本能的“自救行为”。证监会认为,8161107分发生错误交易至1422分公告前,光大证券知悉市场异动的真正原因,公众投资者并不知情。在此情况下,光大证券本应戒绝交易,待内幕信息公开以后再合理避险。光大证券在内幕信息依法披露前即着手反向交易,进行自救,并且对外发布误导的信息,进行违规操作,很显然,这是一起赤裸裸的“非典型”内幕交易。
  在816日乌龙指事件发生之后,笔者在为光大证券的交易系统和风险控制制度的残缺叹服的同时,就呼吁有关方面一定要追究光大证券的两宗罪:一是露虚假信息披露之罪。光大证券在818日的公告中承认,8161107分交易员就通过系统监控模块发现成交金额异常,同时,接到上交所问询电话。同时还披露,在事件发生后,光大证券相关管理人员召开紧急会议。这意味着,光大证券在错误交易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事件的真相,并且在内部进行了减损处理。可是,在市场为之疯狂的10多分钟时间内,光大证券要么装聋作哑,要么对外发布错误信息误导投资者。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在各种所谓特大利好传闻的诱导下,纷纷追涨,可谓损失惨重。直到1425分,光大证券才对外发布了184个字的公告,声称是公司策略投资部门自营业务时使用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二是应光大证券的内幕交易之罪。在错误指令引发股市异动之后,光大证券一方面没有及时对外公布真相,另一方面却在进行所谓的止损操作,通过卖出EFT交易和卖出股指期货空头合约,进行减损。面对外界对其止损行为的质疑,光大证券将自救归结为“本能行为”。但这种“本能”的自救行为却是在隐瞒真相之后,悄悄的由其旗下期货公司进行的。笔者当时指出,如果不对光大的信息误导和内幕交易进行严惩,以后机构将纷纷效应,制造“意外”,操纵市场,中国资本市场将会彻底被打入万丈深渊。
  证监会的重罚,挽救了中国资本市场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众所周知,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来,上市公司丑闻频发,中介机构前仆后继,肆无忌惮充当上市公司的帮凶侵害股民的利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缺乏一套完善的治恶机制,对欺诈、操纵股市、掏空上市公司等行为不能给予严惩。股民为什么丧失信心,股市为什么欺诈频仍?举各界之力精心构建的公司治理为什么屡屡失灵,不堪一击?《公司法》、《证券法》、《刑法》等规定的惩罚威胁为什么不能有效阻吓市场的违规者?根本的原因在于违规成本太低,法律权威尽失,很少有人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就是问题的全部答案。对于一个有恶不惩,对投资者的利益不及时用法律的利器进行保护的市场,何来的信心可言?还有多少人记得,银广夏、杭萧钢构、董正青等内幕交易案最后都以轻判,并且受损的投资者诉讼无门而结束。一系列标志性案件的轻判,不仅让监管层蒙羞,让中国资本市场蒙羞,更让立法和司法蒙羞,也让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心崩盘。
  此外,对于打击谣言,笔者认为追查造谣者比惩罚传谣者更重要。以河北清河县的案件来说,如果真如警方所说形成了严重的社会危害性,那么追查并处罚告知该女子发生命案的人,无疑比处罚一个只是在网络上求证听闻的女子更为重要。
  就此而言,笔者希望,光大乌龙指事件的天价罚单,可以视为中国资本市场挽回投资者信心的标志性事件。一个号称为全球最大的新兴资本市场,在一个罕见的乌龙指发生之后,却发现各个系统的安全保障体系整体失灵:光大证券居然没有真正的风控体系;在异常交易发生后,交易所和监管部门居然不知道采取“断路机制”;肇事者居然可以不第一时间公布真相而且还可以隐瞒信息进行止损自救,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一切都是在监管部门第一时间知道真相之后发生的。一记乌龙指,可谓将中国资本市场所谓的确保投资者利益的安全制度体系的各种漏洞,毫不留情的戳得七零八碎,可谓惨不忍睹。光大乌龙指的确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但这个事件发生之后的众生态却真实的反映了中国股市的本质:一个炒作市,一个安全体系残缺市,一个中小投资者永远冒险而毫无保障的市场的本质。
  对光大证券的重罚无疑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次艰苦的自救,但很显然,即使是如此顶格的重罚,投资者并不买账。投资者质疑:为什么不追究上交所的失察之责,上交所在第一时间知道真相后,为什么还纵容光大进行自救,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告诉真相,为什么不采取短路机制避免对投资者的误导?上交所不作为的结果就是,816日上午让空头爆仓,下午屠杀了上午跟风追涨的多头,害死了所有的投资者。同时,鉴于光大乌龙指性质恶劣,完全应该对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信心失血的中国股市而言,治乱须用重典是监管者必须采取的策略。处罚光大只是一个开始。笔者建议,以光大乌龙指为起点,必须大幅度提高内幕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成本。不仅要完善集团诉讼等民事赔偿机制,完善市场终身禁入等行政处罚机制,更要发挥刑法的最大惩罚效应,让违法者切身体会到得不偿失。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更是一个让投资者感到绝望的话题。但对光大的重罚,可以让投资者重燃对法律的信心,对股市的信心,但这真的不容易。
 

关键词:  马光远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