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孙立坚 > 对话孙立坚:中小银行信贷应绑定中小企

孙立坚

对话孙立坚:中小银行信贷应绑定中小企

       7月份,央行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下限进行了“松绑”,此举被视为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步骤。实际上,从银行爆发“钱荒”危机到民营银行准入限制逐渐放开,近期金融领域可谓“大事”不断。综合以上热点,有观察家认为,我国金融改革的框架正逐渐浮现。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金融领域的新近热点,应理性看待,金融改革并非朝夕之功,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利率改革:

         中小企业融资暂不宜盲目乐观

         深圳特区报:7月下旬,央行取消了实施多年的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下限,同时还对票据贴现利率、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也有放松。此举被看成是对中国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利好”,你怎么看?

        孙立坚:一直以来,中小企业“融资难”并非指利率高,风险定价的原则决定了中小企业获得贷款的利率必然高于国企和大企业。中小企业真正的困难在于贷不到款,而贷款利率管制的放开不等于贷款条件放开,因此对中小企业融资暂时还不能盲目乐观。相反,由于贷款利率下限放松,之前本身就容易贷到款的大企业反倒有机会从银行得到利率更低的贷款。

       不能否认,这次贷款利率放松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可以看做是利率市场化的前奏。利率市场化和金融改革都是渐进和综合的过程,不可操之过急。在我看来,先放开贷款利率、然后顺序是存款利率、汇率、资本账户管制改革,最后到人民币国际化,这应该是中国金融改革的大致路径。

       深圳特区报:就在央行宣布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后,银行股先跌后涨。实际上,7月底至今,银行股还算比较稳定。息差缩减,这被看做是利率市场化的必然结果。中国银行业的高息差时代真的就要结束了吗?

        孙立坚:首先,利率管制放松不等于息差收益变窄。利率管制的放开,对竞争力较强的银行是利好,因为它们可以进行差异化定价。比如以更低利率吸引更多的优质企业,这是“薄利多销”;对资质相对较差的企业,则可以以较高利率提供贷款。从总体而言,息差收益不会必然减少。

        其次,本次贷款利率“松绑”只是部分放开。比如,并未将个人房贷业务纳入,而该业务是银行个人贷款业务中份额最大的板块,因此这一块的息差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同时,极为重要的存款利率限制也并没有纳入本次改革。

       在我看来,因为通胀预期和货币过度集中于虚拟经济的原因,中国未来还可能保持国内货币的相对高利率,这会一定程度对冲利率市场化对银行的冲击。从长期来看,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全面推进和金融机构准入限制的放开,中国银行业靠息差过日子的时代肯定会成为历史。

 

 

       深圳特区报:尽管前不久的“钱荒”告一段落,但整个7月份,不论中小企业还是个人贷款者都明显感到银行的“松紧带”一直没有放松过。有市场人士认为,今年下半年,央行也很难贸然增大基础货币的投放。

       孙立坚:我不是预言家,对央行的行为,外人无法预言。但在前一个阶段,我国的基础货币投放已蔚为壮观,中央也多次指出应“盘活存量”。如果贸然扩大基础货币的投放,带来的问题显而易见。

        一方面,必然增强市场对未来通胀上升的预期,这将导致抗通胀的投机性资金继续增加,房子、古玩、普洱茶之类的资产泡沫会越吹越大;另一方面,虚拟经济“资金沉淀”越发严重的同时,实体产业的融资机会还会被不断挤压,中小企业的“钱荒”和产业空心化现象仍将无法得到解决。

        深圳特区报:截至上半年,美联储QE(量化宽松)政策已释放超过3万亿美元的货币,而这些钱也并没有“白印”。数据已显示美国房市、失业率等数据逐渐有了起色。我国经济增速正在放缓,因此有学者认为,中国也应增加货币供应。

       孙立坚:尽管我国当前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也没有必要学美联储的QE。

       中国的问题和美国不一样。中国经济的问题在于经济的结构,所以将“调结构”,在这个过程中,应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通过货币政策的连贯性和有效性,不干扰企业和个人的投资与消费安排,从而避免经济再次出现“时冷时热”现象。美国经济体的问题是价格泡沫破灭后的修复,而经济体的技术创新和金融配置能力依旧很强大。因此,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只是为了修复被金融海啸破坏的市场要素价格体系。

        民营银行:

       中小银行应有差异化服务

        深圳特区报: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意见都提到了对扩大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的支持,相关部门也数度提到要支持兴办民营银行。尽管民营银行可能将有一次大发展,但在当年,同样广纳了民间资本的信用社却发生过大面积兑付危机,这个民间金融的教训不能不引起重视。你认为呢?

        孙立坚:20年前,中国的中小企业还远不如现在发达,即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远不如现在。如今,放宽民间资本在金融行业的准入,让更多中小银行服务于实体经济已逐渐成为共识。就民营银行的发展而言,关键是找到自己的定位。举例而言,我国的小额贷款行业可以说是民间金融的典型,但很多小额贷款公司都不能说是成功的。小贷公司不少都热衷于找大客户,而不是专注于小额贷款,其和银行的客户群体存在重叠,经营堪忧,甚至还蕴藏了一定的金融风险。

       正面例子是德国中小银行的经验。德国的资本市场并不发达,中小企业主要靠中小银行来融资。几千家中小银行坚持走专业化和差异化的道路,绝对不和大银行抢客户,长期以来,银企之间保持极为稳定的信用关系。与此对应,德国的中小企业业大多数都不选择上市,而是通过在中小银行那里保持良好信用记录,从而获取稳定的资金供应。中国和德国一样属于实业型国家,今后,中小银行不妨多学习一下德国同行。

关键词:  孙立坚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