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资讯 > 名人说经济 > 郎咸平 > 郎咸平评三中全会:大手笔改革已经启动

郎咸平

郎咸平评三中全会:大手笔改革已经启动

 

 
  郎咸平: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只是新一届政府未来十年改革的一个蓝图,所体现的是基本的施政理念和改革方向,随后会有相应的机构产生(比如,中央改革领导小组),并陆续出台比较详细的改革方案。单从会议公报内容来看,我认为,最高管理层已经摒弃了“头疼医头”的思路,“大手笔”的改革已经启动。
 
  比如,公报肯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明确提出“规范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在我们这样一个饱受计划经济思维浸淫的大国,能将这样的理念写进党的三中全会文件,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进步。因为你要知道,“给市场放权”这五个字究竟有多么重要。
 
  在写作《让人头疼的热点》一书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不管是解决制造业危机和就业难题,还是预防腐败,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些热点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市场放权,所谓“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这基本上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比如,预防腐败,如果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管得太多,就一定会有很多的设租和寻租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你搞“廉洁年金”能有什么用?只有给市场放权,才是“釜底抽薪”之策。
 
打破垄断,在金融、教育、医疗等行业,给民营企业放行,就是给市场放权的具体形式。其实,从几年前政府出台“四万亿”刺激计划时,我曾不厌其烦地呼吁,要警惕“国进民退”对中国经济的伤害,但是,很遗憾,“四万亿”之后的四五年里,我们的国企,特别是一些央企,都把手伸向房地产、酒店等市场完全竞争领域,充当“地王”,与民争利。而以制造业为主的民营企业,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又遭遇“国进民退”,可谓“内忧外患”,结果就是我们这几年看到的资本逃出制造业,纷纷流向房地产、奢侈品,很多民营企业家甚至移民,用脚投票。这就是我们这些年资产泡沫和制造业危机的根源。所以,我在去年出版的《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中,不得不直言“国企改革陷入停滞”。
 
  至于三中全会对国企改革的表达,我看到只有“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寥寥数语,这无论和会前外界的期望,还是和全会公报中“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给市场放权”等表述相比,确实有一定差距。
 
  从一个经济学家角度看,无论从效率角度,还是从公平角度,国企改革都是刻不容缓的。当然,中国经济社会转型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国企改革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决策层除了考虑改革的方向外,还要考虑问题的轻重缓急和难易程度,从而做出具体改革路径的顶层设计,这可能是政治家和经济学家不一样的地方。

关键词:  郎咸平  三中全会  改革

每日推荐

疯狂求购我要上传产品>>